您當前所在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文化教育

麥收記憶

更新時間:2019-07-06    點擊次數:1176次    文章來源:河南科技報


  小麥經冬孕、春發,于芒種時節隨風波動遍地金黃。此時天宇間時不時傳來被家鄉人稱之為“麥秸垛垛”鳥兒間續的脆鳴,殷勤地提醒著農家麥收時節的到來。俯察沉甸甸的麥穗,眺望金燦燦的麥浪,我的思緒在時空的隧道中,倏然回到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麥收艱辛、疲憊、無奈的況境……
那時的麥收過程,分為序曲、主戰、掃尾三部分。序曲,即在麥收之前十幾天,生產隊要做好三件事:一是在生產隊的倉庫附近造一個約十畝左右的打麥場。一群人把土犁起來,爾后耙平,撒上一定量的麥糠和適量的水,到適宜時用石碾碾磁實,便于垛麥碾麥。二是要整糧倉以備儲糧。三是要添置桑杈、布袋,整修車輛、石磙之類的用具和工具。
序曲之后便是小麥收打的主戰。這其間有割、運、垛、碾四個環節:割——用鏟子鏟,用鐮刀割。當時我們生產隊種400余畝小麥,一般需十天才能割完。女社員天不明下地,上午在地里啃干饃,晚上看不見了才歇工,哪怕是如此辛勞,較快的一人一天也才割倒一畝麥。運——在割麥的同時,青壯年勞力用馬車往場里運麥子,用桑杈往兩頭綁有木制“羊角”的大車上裝,一般裝四五米高。垛——運回場地的麥子,由青壯年勞力依場邊垛起來,以防碾麥之前下雨發霉。碾——地里的麥子運完后,要集中時間碾麥籽。生產隊勞動力全部集中在場內扒垛攤場。先用抓鉤扒垛,扒下來的麥子用桑杈推到場中攤開,用馬或牛拉著石磙碾麥,一般要翻碾三遍,之后,把碾過的麥秸垛成垛,叫做起場。待頭遍麥子碾完后,再扒垛攤開碾,這叫溜二秧子。碾過的麥秸挑完后,把碾下來混在一起的麥糠和麥粒,用木锨、推耙、掃帚、笤帚四樣農具將其攏成一堆,通過揚場把麥糠和麥粒分離。小麥收打的主戰一般要經歷二十多天的時間。而后便進入掃尾——碾二秧子,把碾過頭遍后的麥垛再扒下攤開,碾后再垛成或長或圓的規整的麥秸垛。收麥從始至終,不延時的話需一個多月。
用文字表述麥收月余的時間并不覺得有什么艱難,然多年置身麥收的我,至今憶及當時那種渴望與無奈、那種辛苦與勞累,都會感到刻骨錐心的痛。割麥時胳膊上會被麥芒揦出密密麻麻的小血痕,常常累得滿手血泡、腰疼腿酸;運麥、裝垛、扒垛、碾場是以汗淌如流、蜇眼眼酸、鼻腔塞滿灰塵為代價;揚場是以麥糠滿頭、渾身搔癢、鼻腔蕩塞黑色麥塵為代價。記憶中的晌午最為可怕,太陽毒辣如火,灼人皮膚,大地升騰熱浪,燙人腳腿。在此況境中彎腰割麥,舉著幾十斤的麥鋪子裝車,站在十幾米的麥垛上往下扒麥,讓人感覺身體中的血水不多時就會被烤干。
我初中至高中時的麥收期,最厭煩一種黑色的鳥,名曰“吃杯茶”,像八哥大小,每天大概凌晨五點鳴叫,這鳥兒一叫,生產隊長就吆喝上工。每聽到這種鳥叫,心里要多煩惱有多煩惱,因為勞累了一天身體疲乏不堪,鳥聲響起,酣睡必被打破,只好磕磕絆絆、似醒非醒地去干活。干活時,事先家里備有一罐柳葉或竹葉熬的茶,如在地里很快喝光,就從地里的水井中提水,水中有很多蠓蟲或孑孓不停游動,渴得喉嚨生煙,還講究什么蟲不蟲的,閉眼仰脖就灌下肚去。毫不夸張地說,一季麥收就是一次和閻王的對話,一次碾場就是一次生命的涅槃。
“麥秸垛垛”的聲音又在天宇間回蕩,即將麥收啦,家鄉的人們似乎無人做我那時麥收的準備,依然悠哉游哉,或湊在棋牌桌前消磨時光,或在樹陰下和外出打工的親人視頻,或徜徉在超市中瞅便宜,或騎著電動車到麥田估一下產量并約算收割的時間等。一旦麥熟,只用兩三天時間就能把麥收完,收購商在地頭就把麥籽過秤,主人如數收款就是啦。
誰會說這不是得益于農村改革開放的政策,得益于農業機械化的發展,得益于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完善,得益于農業經濟進入了新時代! 

       (作者:張萬功)

破解重庆时时彩开奖器